置顶

冯骥才短篇小说集《俗世奇人》如何改成话剧?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17 | 日期:2022年09月01日

作为“大戏看北京”2022第六届老舍戏剧节的开幕大戏,由巨龙世纪、开心麻花、北演公司、天津人艺联合出品,黄维若编剧,钟海导演,刘敏涛领衔主演,特邀徐松子、许吴彬、尹贝希主演,改编自冯骥才同名小说的话剧《俗世奇人》将于9月14日-18日,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

《俗世奇人》是冯骥才创作的短篇小说集,荣获鲁迅文学奖,并入选中小学教科书。书中从清末到民初,展现了不同时期、不同地点、不同个性,既有显耀上层、也有市井小民,既能空手拿贼、又能平地抠饼的54位奇人。他们在冯骥才的笔下跃然纸上,生动有趣。集结了各路“奇人”的话剧《俗世奇人》,经过8年筹备,作为一部人物众多又各不相关、故事相对独立且横跨数十年的短篇小说集,《俗世奇人》的话剧改编难度极大。经过导演钟海的引荐,编剧黄维若接下了这个重任,历时数月,数易其稿,几乎一个不少地将《俗世奇人》全本中的有趣人物融入剧本,且个个精彩,毫不违和。更难能可贵的是,剧本改编突破天津一城,将故事格局放大,是贯穿京津冀,融汇运河文化的一派市井人情。新京报记者专访话剧《俗世奇人》导演钟海,揭秘幕后故事与创作难点。

冯骥才短篇小说集《俗世奇人》如何改成话剧?

话剧《俗世奇人》排练中,它将作为第六届老舍戏剧节开幕大戏于9月中旬上演。 剧组供图

短篇小说的结构改舞台剧难

在得到了冯骥才先生的支持,并取得改编版权之后,本想当年便搬上舞台的主创团队,却在如何编剧上犯了难。钟海回忆,在这个过程中,出品方先后找过一些不同的创作团队介入编剧创作,但最终的结果都令人不甚满意。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小说的结构太难改编,如果按常规的编剧方法,可能就会把冯骥才小说当中的精髓与味道丢掉。最终,钟海向出品人推荐了中央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维若,由其执笔改编。

剧本首稿出来后,钟海坦言,“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黄维若将小说《俗世奇人》中,54篇不同故事中的主要角色,全都融进了一部剧本里,解决了第一个难题。而话剧《俗世奇人》作为一部商业话剧,最初定下的女主角便是演员刘敏涛,这无疑也为剧本改编增加了另一层难度。钟海表示,在《俗世奇人》原著54篇小说里,所有的主角几乎多为男性,即使有《酒婆》这样的经典故事,她也只是个配角。最终,黄维若采取了话剧《茶馆》的方法,将刘敏涛出演的角色变成了“王利发”式的人物,成为酒馆的老板娘,所有的奇人则融入到酒馆里。

虽然剧本中的人物与故事穿插有序,但钟海认为,话剧《俗世奇人》整体风格上与冯骥才的原作仍有距离,究其原因,他觉得,话剧中的人物并不像话剧《茶馆》三幕三个时代,且主题比较鲜明。在他看来,冯骥才在原著里的每一篇故事,除了奇人奇事不同之外,他想讲述的道理也不同,且酒馆也不能像茶馆那样,客人较宽泛,天天都有人来。作为导演,钟海最终决定保留黄维若的剧本里人物之间编织的故事性,打破“酒馆”的概念。

《俗世奇人》的短篇小说结构改舞台剧难。

添新角色找回原著叙述方式

话剧《俗世奇人》中,由刘敏涛饰演的“关二姐”的原型是原著《酒婆》中“炮打灯”酒馆里的老板娘,夫妻一直未生养,直到60岁才得一子,因此酒馆老板良心发现,决定不再往酒里掺水,结果反而因真酒酒劲过大,害得喝假酒已习惯的“酒婆”遭遇横祸。导演钟海选择这一故事为女主角“关二姐”的贯穿线,特别的是,他选用了天津民俗文化“拴娃娃”的元素,以“娃娃大哥”作为非写实性的人物,充分利用了戏剧的假定性。

黄维若的剧本采用了纯戏剧性的创作手法,着重凸显故事的矛盾冲突与人物间关系,而当“娃娃大哥”这个角色加入后,导演钟海便可大胆地使用叙述性的语言进行舞台创作。“我在读冯骥才先生的《俗世奇人》时,发现里面有大量夹叙夹议的写作手法,其实很多精彩的语言都来自作者的叙述,而当‘娃娃大哥’出现后,这些叙述便可重新拿回到话剧里。”钟海透露,“娃娃大哥”取材于天津杨柳青年画与泥人张的元素,由男演员以说书人的形象,将软木偶挂在身上进行角色扮演。在他看来,“娃娃大哥”不仅可以承担女主人公的内心独白与她产生对话,还可以代替作者通过夹叙夹议的方式,在戏里面起到连接结构与评价的作用,使得剧中人物能够更好地串联起来,而且“娃娃大哥”自身也能够直接进入戏剧冲突与情境当中。

导演钟海带领演员排练《俗世奇人》。

借鉴京剧、曲艺等艺术形式

话剧《俗世奇人》中,由刘敏涛饰演的酒馆老板娘“关二姐”虽然是剧本原创的,但钟海认为,其精神内核和冯骥才笔下的“奇人”一脉相承。同时,该剧还在原著的天津地域文化之外,加入了京津冀融合的概念和运河文化元素,使其文化格局得到了扩展。钟海表示“冯骥才先生笔下《俗世奇人》中的很多人物,并非天津人,包括冯先生祖籍也是宁波,他在作品里提到的一些商人、大户人家等,从历史的根源上讲,都是南方迁过来的。我们为此也在戏中,引用了冯骥才先生在小说中的一句话‘天津卫本是水陆码头,居民五方杂处,性格迥然相异。’我们在后期改编与排练过程中,融入诸多京津冀的概念。”

语言上,钟海导演还特别控制了天津方言在作品中的使用,除了剧中少数几位特定角色使用天津话外,其余大部分演员均是普通话:“虽然话剧《俗世奇人》很多典型人物是天津的,但我觉得,首演在北京,不能让观众看起来感到困难。”在原著中,“酒婆”是没有身份的,而在话剧中,主创团队将其前史定义为唱青衣的京剧名伶,因此戏中也融入了大量的京剧元素。话剧《俗世奇人》另一个看点,便是导演钟海让刘敏涛饰演的“关二姐”有了才艺概念,在她这个角色上,增加了一些京韵大鼓与古曲的唱段,因此在话剧《俗世奇人》这部作品里,观众既能欣赏到京剧,又能看到曲艺表演、说书人表演的数来宝等多种艺术,同时该剧还借鉴了相声与即兴喜剧的表演手法,让话剧《俗世奇人》这部戏,整体看上去是一部以喜剧为主的“悲喜剧”。

新京报记者 刘臻

编辑 田偲妮

校对 翟永军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