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湖北随州杀人狂:婚变破产后,他一天连杀8人,2岁小孩也不放过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14 | 日期:2022年09月05日

《大案纪实·熊振林案》

熊振林(1974年02月18日 -2009年04月16日),男,汉族,户籍地址: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洛阳镇街道居委会二组。 身高1.72米左右,头发较短,皮肤较黑,体态较瘦,操湖北口音。

湖北随州杀人狂:婚变破产后,他一天连杀8人,2岁小孩也不放过

2009年01月04日,熊振林在随州市曾都区洛阳镇一连杀死8人。2009年04月16日,熊振林在湖北随州市被执行死刑。


1.“破烂王”前传

熊振林出生在一个令人心生羡慕的家庭,母亲是村里的小学老师,父亲在洛阳镇手工联社做铁匠,一家都是非农户口,这在那个年代的农村可是很少见的。熊振林的上面有三个哥哥,他排行老四,因此大家都叫他“熊四”。


然而,这看似不错的生活背后却也有着无数心酸故事。


上世纪70年代,熊振林的母亲占红英因丈夫投湖自尽,带着三个儿子改嫁了熊大英,没过几年生下了熊振林。熊家三代单传,小时候的熊振林自然是集父母宠爱于一身,也就养成了经常对着父母大吼大叫的习惯。


而父母呢,一方面由于工作相隔两地,另一方面,占红英不论是文化程度还是个人能力,都要比丈夫熊大英高出一截,导致夫妻两人关系并不融洽,长期分居。


占红英后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熊振林小时候很孤单,3个哥哥比他大很多,都在外工作或读书,他也很少与父亲相见,跟母亲的关系也一般。出事后,占红英后悔小时候给他的爱太少了。


上学后,熊振林聪明活泼,成绩也很不错,但却非常爱出风头,动不动还说些阴阳怪气的话,做些滑稽的事来吸引别人的注意。最主要的是,他在和同学相处的过程中,表现出很强的报复心,丝毫不肯吃亏,不是一般的好胜。


1991年,17岁的熊振林考上了随州市技校,可才上了一年学,便因为打架斗殴被学校开除了。这件事也显露出他暴力的一面。后来,熊振林离开母亲,投奔父亲熊大英。当时熊大英在洛阳镇开了一家废品收购站,虽是小本生意,倒也算个应声。

没成想,才短短三年时间,父亲就因肺结核去世了,这下又剩下熊振林一个人了。虽然熊振林经济上并不富裕,可是他却是个勤快、能吃苦的人,或许正因为这样,他生命中的另一半——刘季华出现了。


刘季华是经人介绍认识熊振林的,相处了一年左右,两人便结婚了。婚后,为了让生活更好一些,夫妻俩试过去武汉开摩的,也试过在洛阳镇卖鞋,折腾了三年,一合计,还是决定重操旧业——继续经营废品站。



熊振林凭着自己做生意诚信实在、价格合理,并且脑子反应快的优势,生意慢慢有了起色。


2003年,熊振林的机会来了。武汉到十堰的“汉十高速”修到了洛阳镇,一时间工地上有很多遗留的钢筋、破烂,镇上的很多人都跑去捡,捡了就卖给熊振林。要知道,收进来这些东西的时候是七八毛钱一斤,卖出去的时候可是几十块钱一根,这中间的差价可是好几倍。


2005年,熊振林和他的废品收购站在镇上的名气越来越大,他又是个爱面子的人,于是一出手就买了几亩地,建了一栋漂亮的二层小洋楼,还购置了两间门面和一套房子,吹嘘自己有“百万”家产!

2.婚变破产,一系列打击让他心里扭曲


有钱之后,妻子刘季华觉得熊振林变了,他开始家暴刘季华,越打越凶,甚至将妻子打到进了医院。而刘季华因为自身原因不能生育,没有孩子让两人的夫妻关系更加紧张,最后刘季华领养了一个女孩,但熊振林一直想要个儿子,曾说就算是花钱也要买个儿子。


而真正让他们关系恶化的,是熊振林在外面沾花惹草,和寡妇朱德清好上了,经常夜不归宿。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刘季华耳中,怒火冲天的她提出了离婚,但因为孩子还小,法庭出面调解,最后没有离成。


过了没多久,离婚这件事又被提起来,这一次是熊振林提出来的。据说是朱德清同意给他生孩子,所以在2008年9月,熊振林和前妻正式离婚。

离婚后,熊振林的两层新楼判给前妻,还要支付女儿几万块的赡养费。刘季华在这两层楼的院子开了个废品收购站,隔壁就是熊振林的废品站。


曾经并肩战斗的夫妻一夜之间变成了竞争对手,这让熊振林心里恨死了这个女人,恨死了这个曾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跟着他、陪伴他,与他一起打拼的女人,此时的他心里逐渐萌生了报复的想法。


前妻曾不止一次收到熊振林的威胁:“你早晚要死在我手里。”吓得刘季华赶紧向派出所反映此事。


祸不单行,废品行业开始不景气了。由于废品收购价大幅下降,原本四五毛的废纸箱直接降到了一毛五,熊振林的生意大受影响。离婚后的熊振林“财气大伤”,他只好四处借钱周转,跟朱德清借了近4万,跟母亲借了6000元,但生意依然没有大的起色。


更令他烦躁的是,朱德清改口说不愿意跟他结婚了,自己找前妻复婚也被拒绝,那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熊振林大受打击,一夜之间,啥都没有了。婚离了,家散了,钱没了,生意也不好做了,一系列的打击让他的心底彻底扭曲了。


3.血腥之日,制定详细杀人计划


2008年最后一天,熊振林在刘季华家门口烧东西,火势凶猛,将一面墙都烧黑了,惊动了住在这里的余启章。


余启章原本在熊振林手下打工,但由于熊振林疑心病重,经常怀疑他偷拿废品出去卖,余启章一气之下就不干了。等到刘季华做起收废品生意,余启章就来她这里帮忙。佘启章后来称,他经常听到熊振林在隔壁打骂残障帮工,骂他们“狗东西”。


且说这日,余启章在院子里干活,见外面浓烟滚滚,赶紧出来一探究竟,见是熊振林,便喊他不要再烧了,万一起火可就危险了!熊振林目露凶光,叫他不要多管闲事,要一刀子杀死他!


熊振林显露的杀机,让余启章胆寒,也在后来救了他自己一命。

在2009年元旦和1月3日,熊振林分别来找刘季华,威胁他说:“我不仅要杀你,甚至要杀你身边的人,特别是年轻人,让他们也断子绝孙。”


虽然他还没有任何行动,可刘季华却很担心,因为她太了解熊振林的性格了,心胸狭窄,报复心强,只要是跟他有过节的人,过多长时间他都还想报复对方。


果然,1月4日这一天,熊振林终于实施了他的杀人计划。


一大早,熊振林备了好酒和几盘下酒菜,然后请王万金和龙加富来家里吃早饭。王、龙两人很高兴,他们和熊振林走得很近,平时帮他打打下手,赚的虽说是辛苦钱,但也能凑合着过。


不知不觉间,三人已经喝得微醉。熊振林先将王万金骗到猪圈旁,让他弯腰去捡东西。熊振林眼睛里露出凶光,趁其不备,抄起早就藏在猪圈旁的斧头,手起斧落,没有丝毫犹豫。王万金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声响,就被斧头重重地砸中了头部,当场丧命。


随后,熊振林又用同样的手法,把龙加富也骗过来杀死。他把两个人的尸体拖到了猪圈里,藏了起来。


擦了擦斧头上的血迹,熊振林并没有停手,一个又一个,另外四名经常光顾废品站的老客户,都被熊振林用这把斧头、这支渔叉夺去了生命。如果说他们有什么错,或许就是离熊振林太近了,牙齿和嘴唇尚且有磕碰,更何况人和人呢,离得近多少会有矛盾,而那些矛盾原本可以一笑置之,熊振林却选择记在心上,这个记是记恨的记。


杀完6个人后,天也渐渐黑了,熊振林把目光转向了隔壁的前妻家,他想把住在里面的前妻和余启章杀死。


刘季华家的电,是从废品收购站拉过去的。于是,熊振林就拉掉了电闸,然后到隔壁敲门,让余启章过来接电线。可是,余启章早有预感,无论如何也不肯开门。实在没办法,熊振林只能将原计划搁置,以后再找机会。


于是,他便转身赶往朱德清家,此时夜深人静,月黑风高。他骑着摩托车赶往朱德清家,他想再争取一次,说不定朱德清愿意嫁给自己了。


然而朱德清并没有改口。她曾和儿子聊过这件事,却遭到了强烈反对。儿子说:“做奶奶的人要再做妈妈,说出去不让人笑话吗?”


熊振林明白了,他又恢复了冷血残暴的面目。趁朱德清不注意,熊振林从自己带来的布袋子里拿出斧头,一下子砸向了朱德清的头部,又拿出渔叉刺向她的胸口。眼看着她没了呼吸,熊振林便用棉被盖住尸体,然后在家里翻箱倒柜寻找财物。


另一张床上,朱德清原本已经睡熟了的孙子被突然惊醒。为了避免孩子大哭大叫,丧心病狂的熊振林对这个2岁的孩子也下了死手。


做完这一切,熊振林给母亲打了个电话,随后开始了逃亡之路,他逃到了遥远的海南,想要先避一避风头。


可是,熊振林对刘季华的仇恨始终无法消散,不杀前妻,他绝不罢休。逃亡5天之后,熊振林再一次折返回湖北。不过这次,他的“复仇”没有得逞,反而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被警方绳之以法……

熊振林平静地叙述着杀人的经过。一桩桩,一件件,都让警方胆战心惊。


在问及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时,熊振林回答:“他们占过我的便宜,杀一个也是杀,杀几个也是杀,反正是犯下了案,难逃一死。”


“你后悔吗?”警察接着问道。


“后悔,我后悔还有9个人没能杀死。我最后悔的,还是那天晚上没能杀死刘季华和老余。我冒着被抓的风险回来,就是为了杀死他们!”


落网以后的熊振林,为自己没能多杀几个人而大呼可惜,毫无悔过之意。在一审被判处死刑之后,他还递交上诉状,声称自己患有精神病,恳求政府“特赦”。


但,杀人目标如此明确,杀人计划如此周密,杀人手段如此狠毒,法律又怎么能容许他以精神病的理由逃脱刑罚?天理昭昭,当熊振林把自己生活的不如意发泄到别人身上,以狭窄的心胸来报复社会的时候,他的死局,早已注定。

编辑|凉三

路上读书:每日分享一本好书。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