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影史上最可怕的食人魔:当你的羔羊不再尖叫,你会告诉我吗?

作者:drake | 分类:热点资讯 | 浏览:14 | 日期:2022年09月01日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作品,是美国影史上大名鼎鼎的惊悚悬疑电影《沉默的羔羊》。


影史上最可怕的食人魔:当你的羔羊不再尖叫,你会告诉我吗?

在美国奥斯卡奖这么多年的历史上,只有三部电影获得过最佳影片、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的大满贯,1935年的《一夜风流》是第一部,1975年的《飞越疯人院》是第二部,至于第三部,就是1992年的《沉默的羔羊》了。


影片讲述FBI见习探员克拉丽斯·史达林,年轻娇小却冷静聪慧,意志坚定,她从上司那儿接受了缉拿性变态杀人犯“野牛比尔”的任务。为了了解案犯的心理,她向邪恶的天才汉尼拔·莱克特医生寻找线索,与这个残忍的杀人犯展开殊死捕斗……


1. 善良女警探与邪恶食人魔的猫鼠游戏


汉尼拔是什么人?他的外号“食人魔”。

汉尼拔有着超高的智商和过人的智慧,在变态心理学方面有着近乎恐怖的专业能力,可以轻而易举地看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进而抓住他们的弱点,给他们致命一击。更可怕的是,汉尼拔真的喜欢吃人肉,他手上有着不少的人命,目前正被关押在守卫森严、类似监狱的特殊精神病院里。

和汉尼拔的第一场交锋,以克拉丽斯的彻底落败告终。汉尼拔一眼看穿了克拉丽斯的伪装:“哼,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连FBI的正式探员都算不上,拿着几张拙劣的心理分析问卷,就想撬开我的嘴?天真,真的是太天真了。”

在汉尼拔的面前,克拉丽斯简直无处遁形。面对汉尼拔的冷嘲热讽,她恨不得立刻掉头就走。但在这次会面的最后,汉尼拔却给了克拉丽斯一个线索,就像老师给学生布置任务一样:“去吧,克拉丽斯警探,去找我以前的一个病人,赫斯达·莫菲,你会有惊喜的。”


但问题是,汉尼拔在被捕前烧掉了所有的病历,根本就找不到“赫斯达·莫菲”这个病人。聪明的克拉丽斯马上想到,这是一个字谜,解开后就是“我其余的东西”。通过这条线索,克拉丽斯在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找到了一间尘封多年的仓库,正是汉尼拔的。在里面,她发现了一颗被做成标本的头颅。

原来,这颗头属于汉尼拔以前的一个病患,本杰明·拉斯佩尔,这个病患有很明显的焦虑症,尤其是跟他的交往对象约会的时候,本杰明简直是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这个恋人似乎正在做一些很可怕的事情。没错,他的约会对象,正是有异装癖倾向的水牛比尔。本杰明和水牛比尔,曾经是一对同性恋人。


不久之后,本杰明果然死了,水牛比尔不仅杀害了本杰明,还把他的头做成了一个标本。而汉尼拔做的事情,不过就是把这罐头颅标本,原封不动地收藏在仓库里,然后默不作声地,像观察实验对象一样,继续观察着水牛比尔作为一个变态杀手的成长道路。


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清楚了,汉尼拔很清楚水牛比尔是谁,他知道水牛比尔为什么杀人,他甚至知道水牛比尔现在在哪里,可他就是不告诉克拉丽斯,而是抱着猫捉老鼠的心情。

克拉丽斯是个非常优秀的学生,在汉尼拔的引导下,她也开始渐渐摸到了水牛比尔的心思,甚至能够分析水牛比尔的犯罪画像了:


这是个白种男人,因为连环杀手总是倾向于在自己的族群里进行杀戮,他不是一个流浪汉,他有自己的独立房子,因为他对那些可怜的女人下毒手的时候,需要非常私密隔音的空间。他大概三四十岁,孔武有力,还有中年人的自制,做事谨慎而精确,从不冲动行事,但他一旦开始下手,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他已经迷上了杀人和剥皮,而且他的手段越来越熟练。


2.塞在喉咙里的蛹,象征彻底的蜕变


事情的转机很快就来了。水牛比尔再次行动,这次,被他掳走的女孩叫做凯瑟琳·马丁。这个25岁的女孩可不简单,她的妈妈是美国田纳西州共和党议员,因此这起案件引发了政府高层的高度重视,甚至连总统都来过问了。可想而知,落到FBI的压力会有多大?


克拉丽斯再次来到精神病院里找汉尼拔谈判。汉尼拔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 “我们要平等地交换我们手里的信息,想要我告诉你水牛比尔的事情,那你得拿自己的故事来跟我换。”

在汉尼拔的诱导下,克拉丽斯讲述了自己的童年经历。克拉丽斯的妈妈很早就去世了,从小她就跟爸爸相依为命。爸爸是小镇上的警察,有一天晚上,他遇到两个从药房里走出来的窃贼,这两个窃贼朝克拉丽斯的爸爸开了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克拉丽斯的爸爸没有当场死亡,而是非常顽强地熬了好几个月才痛苦地死去。那时克拉丽斯才10岁,从此以后,她成了一无所有的孤儿。之后,她去了亲戚的牧场,过上了寄人篱下的生活。但因为一些原因,在那个牧场只待了两个月的时间,就逃跑了。


作为交换,汉尼拔也给克拉丽斯提供了更多的线索。

在当时的美国,有三家主要做变性手术的中心,分别是约翰·霍金斯、明尼苏达州大学和哥伦布医疗中心,如果比尔向它们申请做变性手术,肯定会被拒绝的。至于为什么会被拒绝,是因为他没办法通过变性手术前的心理评估,一般情况你得80%像个女人才能做手术。

汉尼拔又提示,去找找跟暴力有关的童年创伤吧,比尔并非天生是个罪犯,是多年的虐待所致。

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比尔不是真正的跨性别者,他并没有真的认为自己是个女人,当然他也不觉得自己是个男人,他的情况是性别认知障碍,是因为童年时期的暴力对待,而产生了自我厌弃的情绪。所以,比尔想要摆脱现在的身份,彻彻底底变成另一个人。

就像比尔会在每个受害者的喉咙里,都塞一个飞蛾的蛹一样,飞蛾从虫子变成蛹,再从蛹变成飞蛾。蛹象征着彻底的蜕变,就像比尔内心的渴望一样,不是换个性别这么简单,而是更彻底的蜕变,这也就决定了,比尔要做的事情,会比一般的精神病患者,要恐怖无数倍。


3.尖叫的羔羊,她内心深处的噩梦


汉尼拔和克拉丽斯的谈话,被精神病院的切尔顿医生给监听了,得知汉尼拔知道水牛比尔的真实身份,切尔顿医生迫不及待地联系了马丁参议员,想要邀功请赏。


汉尼拔没有否决,但他谨慎地说了一半,说你把我弄去田纳西了,我再告诉你另一半。对于这个高智商犯罪分子而言,只要有转移就会有转机。就这样,汉尼拔被五花大绑,带着铁皮口罩,乘坐专机到了田纳西州,并在途中成功越狱。

不过在远走高飞前,汉尼拔并没有忘记克拉丽斯,他在越狱前的最后一次探视里,挖掘到了克拉丽斯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在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汉尼拔知道了克拉丽斯的童年,知道她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成了一无所有的孤儿,被送去了有牧场的亲戚家。可是,为什么克拉丽斯要逃走呢?邪恶的汉尼拔想要剖开克拉丽斯内心最深处的伤痕。“说吧,就像水牛比尔那样,你是不是也遭遇非常残酷的虐待,你的亲戚是不是一个下流的老头,你是不是被强暴了?说出来吧,把那些最难以启齿的痛苦回忆都告诉我吧。”


然而,出乎汉尼拔意料的是,克拉丽斯讲述了一个羔羊的故事。

那天清晨,克拉丽斯好像听到了很奇怪的哭声,像婴儿一样,她循着声音在农场里到处找,最终发现了仓库里一群即将要被宰杀的羊羔,它们在尖叫。痛苦的克拉丽斯想要解救这些可怜的羊羔,她打开门,发现这些羊羔只是困惑地呆站着,没有一只羊愿意离开。克拉丽斯只好抱着其中一只逃了出去。是啊,救一只也是救,哪怕只有一只也好啊。克拉丽斯抱着这只弱小的羊羔,跑啊跑啊,可最终她并没有跑掉,牧场的主人追到了他们。小羊被带回了牧场,杀了,而克拉丽斯被送去了孤儿院。


克拉丽斯的故事深深地震撼了汉尼拔,原本以为自己会听到一个暴力和邪恶的童年故事,没想到,克拉丽斯内心最深处的秘密竟然是这样的,无关乎黑暗的人性,无关乎血腥和暴力,而是最纯粹的善良,以及因为弱小而无法救赎生命的绝望。


那一刻,汉尼拔真正理解了克拉丽斯,作为交换,汉尼拔给了克拉丽斯最后一个暗示:“好好想想,人在什么时候会开始贪图一件事情呢?”

一开始,汉尼拔的这句话让克拉丽斯百思不得其解,一个人在什么时候会开始贪图一件事情?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克拉丽斯看着手里的地图,五个受害者,她们生活的地点,她们的尸体被扔到河里最后被发现的地点,凌乱地分布在地图上,完全没有任何规律,甚至尸体都不是按照次序被发现的。其中第一个受害者的尸体,是第三个被发现的,因为水牛比尔用心地将尸体沉到了水底。


克拉丽斯突然想明白了汉尼拔的暗示,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压抑着自己本性的人,突然开始贪图一样东西,一定是因为这件东西经常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每天看,每天看,内心被压抑着的欲望最终爆发了。所以,这五个受害者里面,如果说后面四个女孩是水牛比尔随机挑选的目标,那第一个受害者,那个叫弗雷迪的女孩,一定是水牛比尔认识的熟人。当水牛比尔杀掉第一个选中的女孩以后,他才会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沉迷杀戮这件事情。


沿着这条线索,克拉丽斯再次拜访了弗雷迪的住处,到处排查可疑的人物,最终锁定了弗雷迪经常去打下手帮忙的裁缝利普曼太太。而现在,利普曼太太的房子里,正住着水牛比尔。

原来,没有成功接受变性手术的比尔,一直隐藏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直到弗雷迪的出现,让他产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他要剥下女孩们的皮肤,然后像裁缝一样,把这些皮肤缝合成自己尺寸的皮囊,只有这样,他才能像飞蛾一样完成最后的蜕变。


所以他总是挑选身材和体型都比较丰腴的女孩作为受害者,把她们打晕了掳回家,关在地下室的深坑里,把她们饿上一段时间,等她们变瘦,皮肤变得松弛,然后杀害她们,把她们的皮肤根据自己的需要剥下来,一块一块地,做成一件人皮女装。


4.有你在,这个世界或许会更有趣


电影的最后,克拉丽斯破获了水牛比尔的连环谋杀案,解救了马丁议员的独生女凯瑟琳,也获得FBI的荣誉勋章。她并不担心越狱的汉尼拔会回来找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就是有一种神奇的信任感。


事实也是如此,克拉丽斯接到了汉尼拔的最后一个电话,早已经改头换面的汉尼拔告诉克拉丽斯,他不会回来找她了,因为他相信,有克拉丽斯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或许会变得更有趣一些。

所以为什么那些羊羔的事情,会成为克拉丽斯最深刻的童年阴影呢?


或许在那只绝望的小羊身上,克拉丽斯看见了自己重伤的父亲,在濒死的绝境里苦苦挣扎了好几个月,最后痛苦地死去了,年幼的克拉丽斯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什么都做不了;也或许在这只小羊身上,克拉丽斯看见了她自己,年幼的自己,失去了父亲,没有任何人能帮助她走出悲伤和阴霾,她只能像一只可怜的小羊一样,发出无助的尖叫和悲鸣……这种无助和绝望一直伴随着克拉丽斯的成长,直到此时此刻,她又在凯瑟琳的身上看到了这只小羊,她想要救凯瑟琳,只要救了凯瑟琳,或许她的内心就能获得救赎,她就能彻底摆脱小羊的噩梦。

而汉尼拔看到了克拉丽斯的痛苦和悲悯,在听完这个羊羔的故事后,理解了克拉丽斯的善良和执着。所以他说:“勇敢的克拉丽斯,如果有一天你的羔羊停止了尖叫,你会告诉我吗?”也是这一刻,汉尼拔下定决心,要帮助克拉丽斯抓住水牛比尔,治愈她的心灵创伤。

特约撰稿人:Elinor,华东师范大学比较文学硕士

编辑:凉三

@路上读书,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