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左权遗体惨遭日军羞辱,罗瑞卿发誓复仇,彭德怀亲自指挥大仇得报

作者:drake | 分类:历史 | 浏览:18 | 日期:2022年08月26日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右上方的“关注”。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希望能给您带来舒适的阅读体验。


“轰隆隆,轰隆隆……”

左权遗体惨遭日军羞辱,罗瑞卿发誓复仇,彭德怀亲自指挥大仇得报

“不好,是敌机,敌人要轰炸了,卧倒!快卧倒!”

突然有人大喊道,此人正是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

八路军总部在从太行山向北转移时突然遭遇日军飞机轰炸,炮弹纷纷往下落,炸得人脑袋嗡嗡响。

弹片激起的尘土模糊了道路,队伍行进十分困难。

左权

左权带领的部队正准备突围,然而队伍中只有一部分是一线战斗人员,大多数都是没怎么上过战场的文员。

面对如此密集的炮火,不少人吓得腿都软了,根本跑不动。

眼看着队伍渐渐散开了,左权为了凝聚队伍,顶着二次轰炸的危险站出来。

“同志们别怕,只要你跑得快这飞机就打不到你!”

不一会儿又传来:“掉队的也别怕,我在这呢,我带你们冲出去!”

他所率领的队伍最终成功突围,只可惜,他却永远地留在了太行山。

其遗体更是惨遭日军羞辱,罗瑞卿得知后发誓一定要为其报仇,彭德怀更是亲自部署,最终为左权报仇。

罗瑞卿

多年后,他的女儿左太北回忆父亲时,还清楚地记得父亲在家书中让母亲对自己转达的唯一一句话:爸爸正在与敌人战斗着。

不过也多亏了左权将军临危不惧、舍己为人的精神,八路军总部成功转移,使得日本人密谋多时的“C号作战计划”没有成功。

那么什么是“C号作战计划”?你且往下看。

处心积虑的“C计划”

1941年4月,冈村宁次升任大将,日本天皇钦点他为在华日军华北司令官,而他便是臭名远扬的“C号作战计划”的发起人。

冈村宁次本来是旅师团指挥官,擅长指挥作战,还对中国非常了解。

冈村宁次

长期驻华的他对中国的气候、地理、文化等都十分精通,由此可见,这是个有本事的人亦是个难对付的敌人。

日军这个时候派他过来又是在酝酿什么阴谋诡计?

此前,在刚结束不久的百团大战中,彭德怀率领八路军,在群众和民兵组织的帮助下取得巨大胜利,摧毁了日军多条交通线和几个主要据点。

当时日军曾多次进行报复性扫荡,对太行山周边的村民危害极大。

百团大战时,八路军狠狠反击了日军,重击了日军反动势力的嚣张气焰,极大地振奋了我军的士气。

彭德怀还一直利用太行山的地形优势与日本军打游击战,摧毁多处日军后方弹药库和粮仓,重挫了日本军队的锐气。

百团大战

华北方面的日军虽然受到重创,但剩余兵力依旧是八路军的几十倍。

当时日军在华北的兵力共24.5万名,还有8000辆汽车和740门重炮。

冈村宁次前来的最大目的,就是要围攻八路军在太行山的根据地,消灭在太行山的八路军。

冈村宁次特地找来彭德怀的资料研究了多日,深深明白彭德怀在山地作战方面的能力。

八路军打游击战分区部署,依靠山地优势隐藏自己,常常几里地都看不见人却又能“凭空”冒出给你致命一击。

冈村宁次明白跟彭德怀作战不能直接冲上去硬拼,更不能打其擅长的游击战。

冈村宁次

纵然有强于八路军几十倍的兵力,他也不敢贸然出击,日军方面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对于此时的日军来说,彭德怀就是最大的威胁,于是一个可怕的阴谋正在诞生。

日本第一军司令官岩松义雄为此处心积虑地想了好几天。

最终制定出一套专门针对我党高级将领的作战方案——“C号作战计划”。

岩松义雄提议组织两支日军精英小队执行暗杀任务,分别是大川挺进队和益子挺进队。

大川挺进队他们的任务是刺杀129师指挥员邓小平、刘伯承等。

邓小平、刘伯承

而益子挺进队则是进入太行山,伪装成八路军探寻八路军总部的位置,以及暗杀彭德怀和左权等人。

冈村宁次坐镇亲自指挥,为了隐盖其真实目的,日军调集3万人,在太行、太岳等地区进行小规模的袭击,借此转移我军注意力。

冈村宁次还花了大价钱升级了情报系统,不断侦察八路军的电波,截取我军情报,企图扰乱我军根据地的情报系统。

中国的声东击西算是被岗村玩明白了,两支队伍趁着我军忙着对付敌人时,悄悄潜入了太行山,开启了刺杀计划。

为保证计划不泄露,他们严格执行命令自带干粮、不在野外做饭,白天隐蔽山中休息,到了晚上便在悬崖峭壁间行进。

不过,这么小心翼翼地执行计划,他们的行踪还是被我军探查到了。

益子挺进队

八路军深入人民群众,太行军区的情报站早就到达了村一级。

不夸张地说情报站早已覆盖了整个太行军区,所以当日本暗杀队一潜入就被我军发现踪迹。

尤其他们还打着八路军的旗号到处打探消息,不仅多次向老乡询问八路军总部的位置,还频繁地拿出首长照片查看。

为了摸清楚敌人到底在耍什么阴谋诡计,避免打草惊蛇,八路军放任他们在村子里四处打探。

殊不知益子挺进队在打探我军的同时,他们的一举一动也没逃过我军的监视。

彭德怀听着属下报告根据地传来的情报,眉头紧皱,手指不停地敲击着桌面。

“哒”的一声后便戛然而止。

彭德怀

此时彭德怀断定,前期太行、太岳的小范围攻击只是个幌子,日军真正的目标是八路军总部!

为了对抗此前的3万日军,八路军总部将大部分一线战士调离去与日军作战。

若日军此时来犯,八路军总部只有一个警卫连驻守,根本抵抗不住十几万的日军。

若是八路军总部被日军摧毁,那可能直接影响到整个抗日战争的走向,后果不堪设想。

彭德怀当即找到副总参谋长左权前来商讨对策,两人一致同意立即向北转移八路军总部。

为了迷惑敌人,彭德怀下令全军区的情报站散布出八路军总部要向武乡转移的假消息。

左权(左)和彭德怀(右)

左权牺牲,党内具哀

1942年5月24日夜里,八路军总部剩余人员在漆黑陡峭的山路中开始了战略转移。

队伍行进很慢,由于队伍中剩下的多数都是后方机关人员,携带大量军方重要文件和物资,还有一部分战士家属,都是腿脚不便的老弱妇孺。

在没有照明的崎岖山路中行走一不小心就会滚下山崖,队伍不得不谨慎,走了整整一晚上也只走了20多公里。

这时,太行山十字岭的山沟里,日本情报人员检测到我军电台信号并向冈村宁次报告八路军的转移位置。

收到消息的岗村立刻向长治机场发出命令,派出飞机轰炸八路军。

八路军

行军至辽县麻南支铺村时,数架飞机盘旋在队伍上方,接连投下炸药、频繁进行俯冲扫射。

没来得及隐蔽的战士纷纷倒下,牛马鸡等牲畜惊叫着四散也被子弹打中,孩子们吓得哇哇大哭,鲜血混杂着尘土流淌在地上。

祸不单行的是附近接到命令的日军其余部队,也正在加速赶来。

头顶炮火轰炸,身后追兵来袭,情况万分火急之时,彭德怀与左权经过慎重商议,决定在被敌人包围之前,兵分三路突围出去。

彭德怀与左权在谁断后的问题上产生了分歧。

彭德怀提议由左权带领先锋部队突围,罗瑞卿和杨立三分别率领政治部和后勤部紧随其后,自己则带队断后。

左权

左权听后坚决不同意:“不行,老彭你带队先走,我来断后。”

左权与彭德怀都知道断后意味着什么,我军战斗人员本就不足,殿后的队伍不仅要掩护前面的战友还要阻击敌人,任务十分艰巨。

彭德怀听后掷地有声道:“这种时候了还谦让什么!我是总指挥听我的!”

“你是总指挥所以你的安危更加重要,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想看到抗战多年的成果付之东流吗?!”

左权有理有据的反驳顿时让彭德怀说不出话来了。

趁着彭德怀愣神的时候,左权赶紧使眼色让两个警卫员把彭德怀架上了马,还不放心地交代道:“一定要保护好总指挥的安全!”

警卫员坚定地点了点头:“放心吧,参谋长,您也要保护好自己!”

彭德怀

彭德怀临走时还不舍的频频回头看左权,左权只挥挥手让他赶紧走,没想到这竟成了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送走了彭德怀后,左权将全身心都投入了战斗,一面指挥战斗人员作战,一面保护非战斗人员撤离。

有些同志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面,吓得腿软,左权立刻跑过去把人扶起来鼓励道:“加油同志,冲过去就是胜利!”

他就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穿梭大喊:“同志们跟着我冲过去!冲过去就是胜利!”

不少同志受到他的鼓励信心大增又重新站起来往前冲,他在战场就像给同志们吃了一颗定心丸,队伍重新有条不紊地转移。

战斗持续了十几个小时后终于有了暂停的迹象,硝烟停下来了。

左权

左权因为在战场上四处奔波身上早已伤痕累累,脸被炸药迸起的泥土染得黢黑,胳膊上的衣服却被鲜血染红了。

又过了两个小时,原本护送彭德怀的警卫员在护送任务完成后又返回到战场来接左权,并告诉左权彭德怀已经脱险的消息。

这时左权已经成功带着队伍冲破了两道防线,队伍正在原地休整。

他发现负责机要文件的部分同志还没到,左权说什么都不肯跟警卫员走,坚决要护送党内文件和每一位同志到达安全区。

左权让警卫员带着冲出防线的同志们先走,自己又冲了回去搜寻掉队人员。

25日黄昏时分,左权带领着最后一批同志,打算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保护好你们手中的文件,加油同志们!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了!”

战场上除了炸药、炮弹炸开的声音,还有不停响起的左权沙哑的嗓音。

距离最后一道封锁线越来越近的时候,日军也集中了火力疯狂扫射。

被炸开的泥土完全模糊了视线,飞机大炮坦克轮番上阵,我党的同志根本不敢直起身子,只能匍匐在地上前进。

突然一发炮弹朝着同志们前进的方向飞去,左权立刻站起身来大喊:“停止前进!停止前进!快趴下!”

幸亏了左权及时制止,队伍里才没有人受伤。

然而左权一起身立马暴露了目标,下一发炮弹立马轰了过来,身经百战的左权立马卧倒,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炮弹在他身边不到20米的地方炸开了,爆炸声震耳欲聋,一枚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战场上再也没有了他的加油声……

左权指挥总部机关撤退 剧照

英雄遗体遭辱,全党怒发冲冠!彭德怀组织暗杀,日寇血债血偿

左权护送的最后一批同志安全撤离,机要文件也完好无损,他却永远地长眠在了太行山。

突围出去不久后,这批同志就与总部会合了,他们告知彭德怀左权牺牲的消息,起初彭德怀并不相信,直到有人拿出左权的贴身手枪。

彭德怀看着老友遗物,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泪水在每个人眼里打转,没有人愿意听到这样的噩耗。

彭德怀颤抖着伸出双手去接过手枪,眼泪在此刻滑落。

看着老友的遗物,在场所有人没有不陷入悲伤中的。

不过,悲伤并没有持续很久,彭德怀问道:“左权的遗体现在哪里?”

一个学生模样的战士脸上的泪痕还没干,站出来说:“当时炮轰激烈,情况紧急之下我们只能将左参谋长的遗体运到一处荆棘丛中,用衣服和树枝当作隐蔽。”

1940年8月,山西武乡县砖壁村,左权和夫人刘志兰及女儿 。

不出几日,敌人退兵后,彭德怀派出一小队战士重返左权牺牲地。

在左权警卫员的带领下,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那处荆棘丛。

不过见到老参谋长的遗容时所有人都没有忍住,又一次泪洒黄土地。

左权被炮弹炸得血肉模糊,只能依稀分辨出是他,身上没有一块好肉,洗得发白的旧军装上沾满了暗红色的血污……

战士们含泪为老领导整理了遗容,买了副棺材后就地安葬了。

八路军总部剩余的全体战士们参加了左权及阵亡将士的追悼会,在会上罗瑞卿发言时义愤填膺地连说三个“报仇”。

我军战士们士气高昂,势必要将小鬼子赶出中国,给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

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左权牺牲后都得不到安息。

左权将军纪念亭

没想到日军情报处截获了我军发往延安的电报,左权牺牲的消息不胫而走。

对于此次作战的失败日军怀恨在心,冈村宁次命令益子挺进队返回战场,搜寻左权的棺木。

益子队挖遍了整个战场,几乎将地里的土都翻了一遍,最终被他们挖到了左权的遗体。

泯灭人性、惨无人道的日本人为了打压八路军的士气,拍下了左权侮辱性的遗体照片,刊登在伪满洲的报纸上,大肆宣扬八路军的失败,刻意丑化八路军的形象。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彭德怀的耳中。

“什么?”彭德怀用力一拍,桌上的水杯应声翻倒。

“这小日本简直太嚣张了,迟早给你点颜色看看!”彭德怀咬牙切齿地说道。

随后,彭德怀亲自下令八路军总部特务团长欧致富在军中精心选拔三十名战士,组成暗杀敢死队,严加训练,以待来日让日军知道什么叫以牙还牙、血债血偿!

日军将左权遗体拍照登报

好在这一天没有来得太晚,1942年12月,彭德怀收到消息,今年春节时“益子挺进队”的队员要在祁县县城内的大德兴饭店举办庆功宴。

彭德怀立刻向敢死队下达了任务,由于祁县被日本人占领,我军与潜伏在祁县的地下党同志刘秀峰取得了联系后,由他带领敢死队战士进入了城内。

农历大年三十,县城内一片热闹的景象。

益子挺进队的成员在晚上六点的时候到达了大德兴饭店,饭店内我军的30名敢死队员早就严阵以待。

那跑堂打杂的伙计、那推杯换盏的商人、那品尝美食的食客、那沿街叫卖的商贩……都是乔装后的敢死队员。

宴会刚开始时,人多眼杂,敢死队的队员们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

益子挺进队

等到晚上十点,益子队的人都醉得差不多了,敢死队员悄悄贴近他们身边,互相对了个眼神,亮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

益子队的人现在才反应过来,但是酒精让他们头晕目眩,连眼前有几个人都分不清。

被麻痹的大脑让他们失去思考能力,摇摇晃晃的抓起桌上的碟子、杯子一通乱扔,但这都是徒劳的。

这些身体软趴趴的像烂泥一样的敌人对经过严格训练的敢死队员来说,连小儿科都算不上。

他们手起刀落,一下就割破了敌人的喉咙。

临走前,队员们将益子队的头颅都割了下来。

第二天,祁县、太原等地的城楼上都挂上了益子队人员的头颅。

埋伏中的益子挺进队

益子挺进队在大年夜被暗杀,头颅还挂在城墙上的消息传遍了日军华北司令部,其余益子队成员人人自危。

这件事极大地打击了日军华北地区的特工们,也给了日军一记威慑。

老百姓得知这件事后纷纷叫好,无不拍手称快的,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

日本人侮辱我军将领在先,此次被暗杀也完全是咎由自取、自食恶果。

此次行动让日本人付出了血的代价,也终于替左权将军报了仇。

左权将军为党、为民族解放事业劳心劳力、奉献一生,希望他此刻能在地下安心长眠。

我们感怀先辈,感谢他们为我们打下美好的新时代,民族英雄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千载扬名!

发表评论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